被遺忘的時光之城--馬拉加

地中海, 其北面向廣騖的歐洲大陸, 向南是以炎熱著稱的非洲大陸, 以東則被亞洲大陸所包圍.

溫帶海洋性氣候使地中海區域冬無嚴寒, 夏無酷暑. 由於陽光充足, 海水溫暖, 海風微拂, 清爽怡人, 通常這個區域會成為夏季遊客觀光的首選.

有代表性的, 如以聖托裡尼為代表的希臘群島, 以蔚藍海岸而著稱的法國尼斯, 以及七個黃金沙灘而組成的西班牙巴賽隆納.

開始學習地理時, 就對這片被美輪美奐的海灘所圍繞的區域有著迷之嚮往, 直到出國留學伊始, 便把旅行第一站放在了每年吸引數百萬人的度假勝地--尼斯.

不過, 尼斯的海岸線上佈滿的是大小各異的石頭, 而我一直想尋找溫潤的真實的細沙海灘.

又是一個冬季的假期, 告別了一個秋天與一貫深沉的敦克爾克, 乘著飛機劃過了整個法國, 當太陽降落的那一刻,

就如橙紅色的橘, 笑臉載著光芒劃過了烏雲, 泛起微薰暖意的光芒, 伴著如橘色一樣的燈火, 我們抵達了歌劇之城塞維利亞.

而又伴著火車和汽車的無數次中轉後抵達了伊斯蘭藝術的瑰寶之城格拉納達, 漫步在阿爾罕布拉宮的各個角落不禁讚歎著摩爾人的傑作, 連時間也仿佛回到了那個輝煌的時代. 

終於, 在這次旅行的最後一站到達了夢中的那片柔軟白細的海灘, 被時光遺忘的海港城市--馬拉加.

這裡不僅有傳說中的碧海藍天、美麗的沙灘以及行走的荷爾蒙 ; 當然, 這也是當代西方最有創造性和影響最為深遠的立體畫派創始人畢卡索的故鄉.

說到這兒, 不得不推薦給大家的是畢卡索博物館和蓬皮杜藝術中心.

這裡的畢卡索博物館非常好的收錄了畢卡索從創作初期到七十年代後的兩百多件繪畫作品, 很好地反映了他藝術創作風格的轉變.

與此同時, 這裡的蓬皮杜藝術中心也是除法國巴黎外唯一的海外蓬皮杜藝術中心, 如果你對當代藝術稍有涉及或興趣, 這是一定是值得一去的地方.

由於這個打眼兒的「方桶堡」就坐落在海灘邊不遠處, 當你漫步在如月牙般的海岸線時, 一定會與其來一場看似偶遇的邂逅.

有水的地方, 如果沒有了山, 怎能成全這座人傑地靈的小城呢 ?

依山傍水必然別有洞天. 這不, 坐落在海灘邊的不遠處, 就有一座規模宏偉、造型奇特的小人國城堡--吉布拉法羅城堡 (El Castillo de Gibralfaro).

這座城堡建於十四世紀, 原本用於容納軍隊以保護馬拉加城.

由於戰時沒有受到過度的損毀, 如今它已變成馬拉加最受歡迎的古跡之一, 當你站城牆之上便可將馬拉加盡收眼底. 

城堡之名來自與摩爾人的古語 (Jabal-Faruk), 譯為燈塔之山. 雖然, 起初在這裡建立定居點的是腓尼基人和羅馬人.

但由於摩爾人對這個風水寶地窮追不捨, 終於在1340年摩爾人國王尤瑟夫一世 (Yusuf I) 將這裡變成了震撼的吉布拉法羅城堡.

沿著從橫交錯的山間小道, 慢慢登上山頂. 穿過山頂花園, 進入到寬廣的庭院, 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座「小長城」.

為什麼這麼說呢 ?因為這座「長城」真的非常迷你, 它有著中國長城的外部形態, 但是其規模和造詣還是與我們大天朝略有差距. 

當你站在整個燈塔的頂端. 眺望著, 詩意和遠方伴著藍綠交錯的地中海形成一首隱形的詩歌. 遠處, 海港呈現出一把十八世紀初期歐式的鑰匙形狀, 似乎在等待開啟著什麼.

眼下, 一艘巨型景觀式郵輪映入眼簾, 它的旁邊坐落著馬拉加的海關大樓 (Palacio de la Aduana).

雖說這是一座工業港口城市, 但這並沒有對這兒的自然景觀及空氣品質造成過大影響,

它還是以一種獨特的方式將生活和藝術良好的結合在一起, 從這些錯落有秩的景觀建築中還是可以感受到, 這是一座別具一格的城市.

提起地中海的美食, 如同條件反射般嗅到一股濃濃海鮮味兒撲面而來,

畢竟民以食為天嘛. 由於抵達馬拉加時已近黃昏, 又經過一系列的長途奔襲, 我們幼小的內心真的太需要一頓大餐來撫慰.

此時, 機智的小夥伴意外的發現附近有一家米其林餐廳, 口碑相當不錯.

可由於沒有預約又正值情人節之際, 當我們抵達餐廳時就被告知已經沒有空位, 本以為要饑腸轆轆的離去時, 服務員突然跑了過來 :

「親愛的顧客們, 由於一位顧客的預約剛剛取消, 如果你們需要就餐請上樓」. 此時, 真的是感受到了上天的眷顧, 不得不再一次的感歎道 : 「熱愛美食的孩子運氣不會太差」.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上一篇:我把四季用來等你--風光旖旎的冰川列車
下一篇:中法自駕游開啟新的篇章, 你準備好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