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鎮:千年瓷都風采依舊

2000多年的冶陶史,1000多年的官窯史,600多年的禦窯史,景德鎮是中國乃至全世界罕見的歷時千年以手工技藝立市的城市。

手工陶瓷技藝是這座古城的底蘊,也是不變的名片。在今天的景德鎮,不論是歷經滄桑的老師傅,還是風華正茂的年輕匠人,

都在用精益求精、追求極致闡釋著「工匠精神」的內涵,不斷把陶瓷技藝推向新的高峰,使「千年瓷都」更加閃亮。

破解色彩奧秘

延續失傳絕技

景德鎮傳統上有四大名瓷,即青花、玲瓏、粉彩和顏色釉,其中顏色釉是唯一不施色彩,

僅僅通過無色或白色的釉料在高溫中發生物理化學變化而呈現出自然的色彩。

這種色彩被稱為「窯變」,窯變瓷器因罕見而極為珍貴。

但由於種種原因,顏色釉歷史上屢屢斷代,導致顏色釉技藝罕為人知。即便是經驗豐富的老師傅往往也只掌握一種色彩的燒制。

1965年,從武漢大學化學系畢業的鄧希平來到景德鎮,她一邊向老師傅學習,一邊試驗探索,最終揭示了顏色釉的奧秘,

歷經50多年,開發出40多種顏色釉,使這項古老的技藝發揚光大,鄧希平本人也因此被評為國家級非遺傳承人。

郎紅是顏色釉中非常著名的一款,但是「若要窮,燒郎紅」,景德鎮流傳的這句俗語生動說明了燒制郎紅的難度。

「燒制郎紅就要有傾家蕩產的準備。」

鄧希平說,由於傳統窯溫度不易控制,前人對窯變的規律掌握不夠,燒制郎紅的失敗率極高。

通過長期的科研攻關和反復試驗,鄧希平發現,郎紅色彩的出現有一個5℃的溫度區間,窯溫高於或低於這一區間,就會失敗。

鄧希平通過改進配方等方法將這一溫度區間擴展到80℃,大大降低了燒制的難度。

不過,燒制郎紅的難關不僅僅是釉料的配方和溫度,拉坯、施釉、燒成等工序也非常關鍵,稍有疏失,就會出現瑕疵。

在上千年的發展歷程中,許多制瓷工藝已經失傳,比如明代「流霞盞」僅僅見於古人的詩詞,誰也沒看過實物。鄧希平花了23年的時間,

破解了流霞盞的工藝秘密,並結合唐代秘瓷的工藝,成功研製出「秘釉流霞盞」,作品色彩如同流動的彩霞。

「瓷器是科技和藝術的結合,需要我們踏踏實實,絕對不能投機取巧。」鄧希平說。

復原胭脂紅

再燃老窯火

在景德鎮一家陶瓷展廳裡,來自陶瓷世家的非遺傳承人朱筱平拿起一隻白色瓷碗,輕輕一彈,「叮」的一聲,悅耳清音嫋嫋不絕。

「白如玉、明如鏡、薄如紙、聲如磬,這就是‘聲如磬’。」朱筱平自豪地說。

朱筱平的家族歷代以制瓷為業,祖輩曾在清代禦窯廠供職,燒制胭脂紅瓷器。

但傳到朱筱平這一輩時,家中傳下來的胭脂紅秘方已殘缺不全。為了復原胭脂紅的燒制工藝,

朱筱平在8年時間裡做了數百次試驗,反復調整高嶺土配方、不斷調整釉料比例、精密控制窯燒溫度……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上一篇:一個週末,打卡千島湖及周邊古村落 | 親測
下一篇:春節檔殺出重圍的不只《你好,李煥英》,還有它的取景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