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欠你我一個新疆

十月的新疆

在天堂湖修整一日

有了充足的時間等待山尖尖被日光點亮

等湖水漸藍

等雪山倒影隨著湖面的風變幻

等昨夜的積雪純白被綠草地替代

煮上一壺茶

難得有這麼一天我們什麼都不需要做

只是用來度過

在這樣的時刻

滿眼滿懷都溫柔得快要融化

—— 徒步中國 · 新疆

選題的時候,我含著淚說出「新疆我可以,我愛新疆「。說出「含著淚」這樣的話,確實有點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嫌疑。

2020 年年初,老大問我想去哪裡,我說沒去過新疆,於是新疆買一送一,七月孟克德古道+(烏孫古道)未遂,九月喀納斯 60 公里+烏孫古道。

兩入新疆,因為捨不得烏孫,也是受疫情政策所困。

在剛剛過去的 2020 年,無論是朋友圈、微博、客人諮詢還是我們自己的客服對接,最常見的問題就是:

——「新疆能去了嗎」

——「現在去新疆是什麼政策、有什麼要求?」

你在問,我也在問,你的情緒你的渴望隨著這一聲聲提問起伏跌宕的時候,我也和你一樣時而興奮時而沮喪。

這一年的新疆,真是太太太太太(此處省略一萬個太)太刺激了,導致現在回想起來都有些意難平。

七月,新疆開放旅遊,老大讓我去帶孟克德古道+烏孫古道。

孟克德古道是一條很順的路,河谷碎石滿地,牧場半山牛羊,烏蘭薩德克河洶湧經過哈薩克族牧民民居。

山中無信號,出山后才得知世道大變。滿心歡喜的走到徒步終點,準備收拾行李直奔烏孫,聽馬幫大哥說烏孫因為疫情取消了。

烏孫···取消了???我冊那,簡直想掉頭進山讓一切重新來過。在尼勒克額外等候一天做核酸檢測,和滯留烏市的遊客比起來已是十分幸運。

九月,新疆毫無徵兆的通知開放,阿瑤從珠峰東坡轉線喀納斯 60 公里+烏孫古道。和孟克德的領隊聊天,他問我十一去哪裡,我說新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上一篇:帶娃去草原避暑,馳騁在呼倫貝爾
下一篇:這個冬天去不了北海道,那就到童話雪鄉撒個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