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欠你我一個新疆

十月的新疆

在天堂湖修整一日

有了充足的時間等待山尖尖被日光點亮

等湖水漸藍

等雪山倒影隨著湖面的風變幻

等昨夜的積雪純白被綠草地替代

煮上一壺茶

難得有這麼一天我們什麼都不需要做

只是用來度過

在這樣的時刻

滿眼滿懷都溫柔得快要融化

—— 徒步中國 · 新疆

選題的時候,我含著淚說出「新疆我可以,我愛新疆「。說出「含著淚」這樣的話,確實有點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嫌疑。

2020 年年初,老大問我想去哪裡,我說沒去過新疆,於是新疆買一送一,七月孟克德古道+(烏孫古道)未遂,九月喀納斯 60 公里+烏孫古道。

兩入新疆,因為捨不得烏孫,也是受疫情政策所困。

在剛剛過去的 2020 年,無論是朋友圈、微博、客人諮詢還是我們自己的客服對接,最常見的問題就是:

——「新疆能去了嗎」

——「現在去新疆是什麼政策、有什麼要求?」

你在問,我也在問,你的情緒你的渴望隨著這一聲聲提問起伏跌宕的時候,我也和你一樣時而興奮時而沮喪。

這一年的新疆,真是太太太太太(此處省略一萬個太)太刺激了,導致現在回想起來都有些意難平。

七月,新疆開放旅遊,老大讓我去帶孟克德古道+烏孫古道。

孟克德古道是一條很順的路,河谷碎石滿地,牧場半山牛羊,烏蘭薩德克河洶湧經過哈薩克族牧民民居。

山中無信號,出山后才得知世道大變。滿心歡喜的走到徒步終點,準備收拾行李直奔烏孫,聽馬幫大哥說烏孫因為疫情取消了。

烏孫···取消了???我冊那,簡直想掉頭進山讓一切重新來過。在尼勒克額外等候一天做核酸檢測,和滯留烏市的遊客比起來已是十分幸運。

九月,新疆毫無徵兆的通知開放,阿瑤從珠峰東坡轉線喀納斯 60 公里+烏孫古道。和孟克德的領隊聊天,他問我十一去哪裡,我說新疆。

烏孫古道比同事形容中的溫柔太多太多,溫柔到我無法腰板筆直的站在隊員面前介紹自己的帶隊經歷有多麼硬核。

天堂湖到傍晚時分就開始下大雪,夜裡抖抖雪剛鑽進帳篷,就聽見外面在叫「快出來看星星」,沒帶眼鏡鑽出帳篷,也可以清楚看見黑夜裡閃閃的光。

就為一趟,確實也值得跟新疆苦耗這一整年。

前面說自己是「含著淚」說:新疆我可以,我愛新疆」,多少是受了疫情政策使得行程受阻的影響。

過去一年,買了機票又退票已經是旅遊者的常規操作了,收好馱包興沖沖的準備去機場卻被通知目的地封城禁止旅遊的更是不在少數。

尊重疫情政策,也只能暫時放下心心念念的目的地,在圖片裡、推文裡,欣賞四時風雨下的不同風景。

受疫情影響,新疆難得的清淨了一年,即使是往年排隊以小時計的喀納斯景區也不再擁堵,倒有了幾分閑看庭前花開花落的悠閒自得。

只是如果可以,我還是喜歡那個說走就走的新疆,花開了,葉黃了,雪落了,一時興起就可以到達可以摸到的新疆。

翻翻網上的帖子,關於新疆最常用的一個形容詞就是:大美。可是兩趟新疆下來,這裡給我最深的感受反而是不僅僅是「美」。美的地方多了去了,新疆別有風骨。

受疫情政策影響,對新疆的心情和回憶頗為複雜,翻翻行程記錄,倒也可以看出當時是實打實的被新疆景色觸動過。

不同於其它線路雪山奪目、高原逼迫帶來的壓倒性勝利氣勢,在新疆,山水風光殺伐決斷卻不帶任何「甲方」氣質,誰也別招誰,卻也和來客互相成全。

明月出天山,蒼茫雲海間,這幅畫面可真真兒是浪漫。

關於新疆的故事大多離不開天山,傻子阿瑤在行程中邊走問當地嚮導:天山在哪裡?嚮導笑了,說:這綿延無盡都是天山。

可以說新疆成於天山。天山隆起攔截水汽,在這距離海洋最遠的乾旱腹地彙聚成數百條河流,滋潤著南北疆,也塑造出花海、草原、牛羊遍野,錯落變化的自然風光。

圍繞著天山展開的是一條條穿越線路,其線路豐富程度、景觀價值讓一代代戶外人爭相為新疆月臺。

下文暫列新疆戶外線路中接近性較好的幾條跟大家分享,線路順序由易到難,希望能為大家的出行提供靈感。

1.新疆·喀納斯徒步

活動難度:★★★☆☆

出行月份:9-10 月、12-次年 2 月

出行天數:9 日

喀納斯,是一場冰雪與秋色的雙重體驗。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上一篇:帶娃去草原避暑,馳騁在呼倫貝爾
下一篇:這個冬天去不了北海道,那就到童話雪鄉撒個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