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娃去草原避暑,馳騁在呼倫貝爾

自從上大學時看完 《狼圖騰》,就對美麗的呼倫貝爾大草原念念不忘,後來畢業、工作、結婚、生娃,被生活的車輪推著不斷向前,瑣事纏身。終於在這一年(2019年)的暑假,和家人一拍即合,安排了一場草原之旅。

飛機準時降落在海拉爾東山機場,一出飛機,涼涼的風拂面而來,終於甩掉了京城那種黏膩膩的暑氣了,心情大好!早點已在飛機上解決,所以,還等什麼呢?出發!不多說,直接上圖。  

因為天氣比較晴朗,真的是抬眼即景。對於剛從鋼筋水泥的城市森林裡逃出來的我們,好想大聲歌唱啊,於是車裡一路都在放降央卓瑪的《呼倫貝爾大草原》。

在城裡開慣了堵車路面的司機,到了這一望無際的大草原,大都有想飆車的衝動。

中午到達額爾古納市,額爾古納市是呼倫貝爾市下轄縣級市,位於大興安嶺西北麓,呼倫貝爾草原北端,

因額爾古納河得名,是內蒙古市維度最高的市,也是中國最北的邊境城市。

來額爾古納市的遊客,大都是奔著額爾古納濕地公園來的。

在濕地公園,小動物們是不怕人的,當地有很多這樣的蝴蝶,可以很近距離地拍,而不會打擾到它們。

關於這個馬蹄島,還有個傳說。傳說很久以前成吉思汗回額爾古納尋根祭祖,沿河北上,

行至西山腳下時,樹林中竄出一隻猛虎撲向鐵木真,鐵木真的坐騎一聲嘶鳴,前蹄狠狠地踏在老虎身上,把老虎踩進了泥沼裡。

戰馬用力踩下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蹄坑。

幾年後蹄坑長出了樹木和花草,形成了一個三面環水的小島,這就是馬蹄島的由來。

莫爾道嘎鎮是額爾古納的下轄鎮,鄂溫克語為「碧水」之意。鄂倫春語為「白樺林生長的地方」「馴鹿出沒的地方」。

據說森林裡有幾百頭馴鹿,白天有一些會下來覓食,供遊人參觀,晚上就會回到山上,當天傍晚下起了一陣急雨,

跟當地的工作人員聊天,他們說這些馴鹿不需要保護措施,大雨就在雨中淋著。

去室韋鎮的路上,途中經過白樺林景區。朴樹的《白樺林》,讓這裡成了見證愛情的聖地,一些情侶選擇這裡作為婚紗照的取景地。

白樺林景區除了看大片的白樺林,還有馴鹿苑,遊客可以用15塊錢買一小把苔蘚,進園裡餵食馴鹿。

從白樺林出來,繼續出發去室韋鎮。這個小鎮地處內蒙古最北,與俄羅斯隔河(額爾古納河)相望。

是中國為數不多的俄羅斯民族鄉之一。

居民1800多人,華俄後裔占63%。咱們中國有句老話叫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可能守著大片森林,最不缺的就是木材,當地所有的酒店外立面裝修和室內裝修風格全是用原木刷上清油,非常有地域特色。

從室韋去往太極島,然後再沿著最美邊境線走,目的地是黑山頭鎮。

九曲十八彎的額爾古納河及其支流,在廣闊的草原上切割出各種形狀,天高雲闊,在這樣的地方,有很強烈的想要高歌的衝動,也難怪草原上產生了那麼多歌唱家。

蒙族的歌聲音域寬廣、聲音渾厚,給人帶來一種非常踏實而略帶悲壯的感受。

當晚要入住的蒙古包,終於可以體驗草原蒙古包了,還有點小興奮。

包裡已經比較現代了,原木裝飾的床還算舒適,包裡通了水電,電視、水壺、洗澡間一應俱全,雖不能跟星級酒店比,但在這麼美的包裡,還那麼多要求不是很過分嘛?

最後回到呼倫湖,一望無際的呼倫湖,簡直像海一樣,實際蒙語「呼倫貝爾」的意思也正是象海一樣的湖。

由於國家環保管制,這裡的所有營業場所全部撤出去了,留下一個清清爽爽的湖供人們觀賞。

湖場93公里,平均寬度32公里,占地面積2339平方公里,是中國第四大淡水湖,亞洲中部乾旱地區最大的淡水湖。

湖邊的沙灘上有很多小瑪瑙,兒子樂此不疲的挖了半天,平時就喜歡收集小石頭的他,興奮壞了。

之後去一家農場觀看了他們家養的狼。這頭人工養殖的狼已經算不得真正的狼了,目光呆滯、全無狼應該有的靈性。

與《狼圖騰》中畢力格老人無比敬畏的作為圖騰的狼相距甚遠。或許已經定居下來的牧民們已經不再需要狼作為草原生態的維護者了,

確實在整個的行程中,沒見到一頭狼,倒是狐狸、松鼠之類的見到幾次。

玩草原的樂趣在於沿途,一路開車走過來,大飽眼福,草原腹地的呼倫貝爾,水草豐美,人口密度小,當地政府對於草原的保護也更到位。

在那幾天裡,看著牛羊們悠閒的在草地上吃草,既不用帶轡頭,也不用穿鼻環,自由自在的遊走,我常常有一種錯覺,動物們才是這片草原的主人。

但願有一天草原狼能重新在這片大草原上重新找到自己的生態位,讓大草原的生態鏈更複雜更穩定。

呼倫貝爾草原注意點:

7月15號-8月15號是呼倫貝爾的旅遊旺季,租車的價格是一天一個價,所以規劃出行前,一定要提前關注一下租車價位。7月15號以後,能提前就別拖後。

當地晝夜溫差很大,白天也近30度,太陽一落山,溫度一下子就降了很多,需要穿外套了,旅行風雨衣甚至超輕羽絨服都不為過!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上一篇:南非小夥來中國散心,散出了莫干山的裸心
下一篇:2020 年,欠你我一個新疆